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美国黑人,人体试验

实验是促进医学发展的重要手段,却也是医学黑历史的重灾区。一些人体疾病的真相在被渐渐探明的过程中,伴随的是活人样本被利用乃至滥用的黑暗面——即与道德、伦理、人性密切相关的“人体实验”。

不是只有纳粹才会搞黑暗的人体实验

美国也曾经有

(图片来自@ Urban Intellectuals/pinterest)▼

上世纪30年代,美国公共卫生部启动的“塔斯基吉梅毒实验”就是一项臭名昭著的人体实验。实验过程中大量身患梅毒的黑人被迫远离正常的医疗环境,成为自己都不知道的“医学实验”的牺牲品。

患者本该是医学的受益者,却成了牺牲者,那么医学发展造福于谁呢?

站在道德边缘

梅毒是一种主要通过性传播的细菌性传染病,一般认为是从美洲新大陆传回欧亚大陆的疾病,自15世纪以后就与全人类相伴相生,折磨了一代又一代患者。但梅毒的病原体——一种螺旋菌,却直到1905年才被德国医生分离发现,饱受梅毒摧残的人类此后很快开始了对梅毒火热的研究。

(图片来自@ Wikipedia)▼

1928年,挪威人进行了一项名为“梅毒未经治疗的奥斯陆研究”,展示了数百名白人男性梅毒患者在没有治疗情况下的病理发展表现。该研究汇集了梅毒确诊患者在未接受治疗一段时间内出现的各种症状,本质上属于回顾性实验。

当时美国医学界对梅毒也有过不少研究,其中一个结论是梅毒对人的影响取决于人的种族,对黑人的心血管系统的影响更大,而对白人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影响更大。于是,美国以挪威的实验为灵感,也打算进行实验,以了解黑人患梅毒而未经治疗状况下,会发展出什么症状。

不好的预感

(图片来自@ CDC)▼

1932年,美国公共卫生部的性病部门在华盛顿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决定对一些罹患梅毒的美国黑人在无治疗情况下进行6至8个月的长期观察,到期后予以治疗。不久后,纽约州卫生专员针对该计划提出了一项建议:“如果想研究身患梅毒的黑人病情将如何发展,梅肯县将是一个理想地点。”

亚拉巴马州-梅肯县的位置▼

梅肯县是位于亚拉巴马州中东部的一个贫穷县城,当地的梅毒控制研究表明,该县有36%的美国黑人患有梅毒,且他们对此病并不知情,因此用来做无治疗实验“再合适不过”。

意思可能是“这里的人比较好骗”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地点确认后,为了吸引当地黑人患者的参与,研究小组试图拉近与当地黑人的距离并博取他们的信任。

实验人员来到梅肯县,告知当地黑人们他们染上的是“坏血病”,并准确地描述了他们出现的各种症状,包括皮肤溃烂、起红疹等等,并表示会在长期的实验中对患者进行“特殊免费治疗”。

以检查败血症为噱头▼

黑人患者一听,感觉治病有希望了,原本对治疗消极抗拒不信任的黑人有了加入实验的苗头。这时,塔斯基吉大学以及曾受教于该大学的黑人护士里维斯小姐对黑人们的加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里维斯和实验对象沟通…

用自己的非洲裔身份拉近了和这些黑人佃农的距离

但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塔斯基吉大学曾在大萧条期间允许那些处于社会底层、无法支付医疗费用的黑人参加“里维斯小姐集会”,集会参与者可以进行免费体检、免费交通、体检日午餐和一些小病治疗的福利。这些暖心的事让人们对里维斯小姐以及塔斯基吉大学充满信任感。所以当这所大学的校长、院长和知名黑人医护里维斯小姐都表示要参加项目时,黑人患者们很快被说服了。

(图片来自@ 美国政府资料)▼

但塔斯基吉大学并非故意把黑人往火坑里推。在他们看来,这个长期实验在前期阶段并无不道德的行为:此时梅毒尚无确切的根治方法,且小组已经说明了在6-8个月的实验结束之后会对病患们进行现有方法的辅助治疗,而这可能是对这些黑人最好的结局了——与其等死,倒不如试一试。

参加试验的试验者

其实一无所知,就参与进来了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

总而言之,当时参与了塔斯基吉实验的非裔工作人员相信,这场医疗实验对那些可怜的梅毒患者是个很好的项目。

逐渐罪恶的实验

最终,试验小组共集齐了399名患梅毒的黑人,以及201名健康的黑人作为对照组进行实验。

这些被实验者的每日行踪和身体状况都在研究员的监控和记录之下。为了让他们安心,研究员还会给他们发并无治疗效果的药,如阿司匹林和矿物质补充剂之类,说是有助于身体恢复。

研究进行期间的一份数据

显示了梅毒患者数量和非控制性非梅毒患者数量

以及实验中的死亡数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不过实验在进行期间出现了个意外——资助该项目的“罗森瓦尔德基金会”因受大萧条影响撤回了资金支持。

实验项目没了资金来源,本该结束,而研究人员经过“全面考虑”,却决定将实验继续下去,而且是无限期延长——只是治疗还是免了,毕竟太费钱了。

全面考虑里怕是没有黑人的生命和利益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那么,医生们的全面考虑都考虑到了什么呢?

一方面,当时,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在美国为种族主义提供了新的支持。根据黑人的历史,美国科学家推断这个种族在生存斗争中处于劣势地位,容易犯罪、容易生病;当时的一些医学专家根据美国奴隶解放后黑人的社会形象和做法得出了结论,称自由导致了黑人心理和道德状况的恶化,并将黑人的性病高发状况归因于黑人对性欲望过强和行为不端。

看谁掌握了话语权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所以白人医生们认为,想要在黑人中根治性病是不可能的,再好的医疗服务也无法改变黑人本性。

另一方面,当然是他们考虑到这种人体实验的稀缺性以及日后研究成果面世的价值。

罪恶的决定已经做出,但是并不能让这些黑人知道。等到6至8个月的研究结束,为了不引起参与者的怀疑,研究组为梅毒患者们短暂地采取了略有效果的猩红油膏、水银药膏等治疗方法,还于1934年发表了第一批临床实验数据。而面对患者们“疗效为何快速失效”的质疑,研究组表示“坏血病”的治疗需要长期进行。

注射的只不过是安慰剂罢了

(安慰剂指没有药物治疗作用的片、丸、针剂,依靠是患者对医生的信赖)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但黑人又不傻,因此质疑声还是频频出现(但没有什么作用)。为了能够达到对患者病程进行终身追踪、以及死后尸解的目的,美国卫生部认真部署了计划,绞尽脑汁、威逼利诱劝说黑人患者及其家人留下来参与。以及种种好处,包括允诺“就算人没治好死了,也会给他们一笔丧葬费”等等,并表示这是“最后一次获得特殊免费治疗的机会”。

为能接受“治疗”感到开心

(图片来自@ CDC)▼

在这些患者眼里,治了还有一线希望,不治就什么都没了,他们的选择不言自明。

“梅毒不治疗实验”继续进行,四五年后转眼就到了二战。在这之前近2000天的时间里,黑人们的梅毒病情继续恶化,有的人病情发展至中期阶段,出现浅淋巴结肿大、皮肤粘膜疹、骨髓炎、脑膜炎等病症;有的人已经达到晚期,身体表面反而没什么损伤,但内脏脏器功能已经严重受损;也有数十人已经死亡。

本来是抱着治疗的想法参加

真相却是开始了生命倒计时

(图片来自@ CDC/pinterest)▼

此时二战开打,国家正在征兵,参与实验的黑人梅毒患者中有250人参与了征兵。体检时,这些人被诊断出患有梅毒,被命令接受梅毒治疗,愈后才能加入部队。

更为恶劣的操作来了——公共卫生部的研究人员阻止这些想要为国奉献的梅毒患者治病,又一次剥夺了他们治愈疾病的机会,用当时卫生部代表的话说,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阻止已知的梅毒阳性患者接受治疗。”

美国很早就开始倡议治疗梅毒了

只不过黑人很难得到治疗机会而已

(图片来自@ Wikipedia)▼

真是“欲以身许国,却被国家坑”的经典案例。

道歉有用吗

二战结束后,青霉素治疗梅毒的效果逐渐得到证实,在1947年时已经成为梅毒治疗的大规模应用药物。美国政府还赞助了几个公共卫生计划,建立“快速治疗中心”来根除梅毒等性病,不过当性病扫除运动来到梅肯县时,公共卫生部的研究人员又阻止了黑人梅毒受试者参加。

美国公共卫生服务还给塔斯基吉梅毒研究所寄来感谢信

却不愿意去关注下在实验中的黑人患者生死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此时,纳粹大屠杀和相关的医疗滥用行为渐渐被揭露于世人,相关的国际法也因此改变,西方国家联盟甚至签订了保护研究中被实验者的权利的《纽伦堡守则》,塔斯基吉实验已经严重违规,但却没人关心应该如何终结这场闹剧。

纽伦堡守则的规定

一场完全违规的实验却进行了40年▼

这一拖又是近30年。直到1972年,才有吹哨人联系上媒体,通过《华盛顿星报》和《纽约时报》揭露了塔斯基吉实验的内幕,引起全国的轰动。随即国会听证会召开,与会专家组做出了“塔斯基吉研究在医学上不合理”的判断,并下令终止研究。

终于停止了

如果是对黑人梅毒患者进行了有效的治疗手段

也算是做了一些贡献,但这只不过是一场骗局

像是为了得到黑人梅毒患者的死亡率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终于,梅毒实验结束了,此时只有74名被研究者还活着。在最初的399名被研究者中,29名直接死于梅毒,100名死于梅毒并发症,40名被研究者的妻子感染了梅毒,19名被研究者的子女出生即患有梅毒。

关于患者死亡后的尸体解剖结果

是要发送给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

一场从下到下只有研究对象不知情的实验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美国政府决定为尚存的参与者和尚存者的家庭成员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该会有权制定法规以阻止未来此类医学滥用行为的发生。

最后,早该到来的道歉也姗姗来迟。1997年5月16日,比尔·克林顿在白宫举行了一场仪式,向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的受害者正式道歉,他说:

自我感动式道歉

(右一为当年研究对象的幸存者)

(图片来自@ 美国国家档案馆)▼

“木已成舟,悔之晚矣。但我们可以结束沉默,我们可以正视整个事实。我们可以看着你们,代表美国人民说,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是可耻的……对不起。我们的非裔美国人,对不起。我们的联邦政府曾经精心策划了一项种族主义的研究。”

很明显,美国的种族主义到了今天依旧猖獗

(图片来自@ Arthur S. Siegel)▼

当时的八位幸存者中,有五位参加了这场致歉仪式。国家低头认错能不能弥补他们内心的伤痕,或许只有这几位才能真正回答。

参考文献: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skegee_syphilis_experiment

https://www.history.com/news/the-infamous-40-year-tuskegee-study

"坏血"–美国塔斯基吉梅毒实验案例[J].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2004, 019(013):10-11.

种族主义与生物医学研究:Tuskegee梅毒研究案例[J].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2004(13):11-11.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

原文链接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_a8体育_体育赛事_明升体育 » 美国黑人,人体试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