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朱元璋在左,多梅内克在右,戏说足球与占卜术

当我考虑一名队员的时候,我不仅评估他的球技和个性,更留意他的星座,天蝎座一定跟我不咬弦。——多梅内克

(一)

弱有弱的无奈,强有强的烦恼。对于足球小国来说,国家队主帅手底下的牌面就那么几个,好的要用他,坏的可能也要用他。强队国家队主帅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尤其是在征战世界杯或洲际杯赛的前夕,要从几百名强人里面选出那么二十三号人,除非你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否则看走眼、找不到场上最佳组合从而败走麦城,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儿。

这里不得不提起十四世纪的一个人,他在七百多人里选出了二十四号强人,最后竟然以此为基点夺得了堪称难度最高的一个世界杯——大明王朝。没错,他就是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的草根天子朱元璋,而他精心挑选的二十四个人又被称为“淮西二十四将”。舍弃700多人的大队伍,只带着精挑细选的24人从郭子兴手下独立出来创业征战,朱元璋这份魄力着实令人钦佩。从各种影视剧和历史小说里面,我们也能看到更为详细的情景。开局一个碗,二十四口人,让你夺天下,你就自个咂摸咂摸这到底有多难吧……

(图)朱元璋画像

但是,这里有一个我们很难完全破解的真相——即使是和其中一些人朝夕相处过,二十几岁的朱元璋又怎么能那么笃定:这24人日后能够成为帮助他打天下的左膀右臂呢?要知道,除了战死的四员大将之外,这里面能力最差的人也都在洪武年间被加官进爵,中山王徐达、东瓯王汤和的能力、事迹就更不用多说了。

从《皇明本纪》的野史记载,我们可以看到朱元璋16岁(虚岁17)就出家为僧,也差不多是在皇觉寺出家的这几年,到处托钵化缘的朱元璋不但接受了读书识字的基础文化教育,还学到了一个神奇的技能——占卜。某日乱兵焚寺,朱元璋用杯珓占前途的吉凶。他设定卦象双阳则避难,一阴一阳则留守,可惜占了多次卦象皆为之前未料到的双阴;再次问卦时,朱元璋设定如未来要投身义军则卦象如前,结果卦象果然仍为双阴。自此,朱元璋才坚定了投身义军的信念。

(图)占卜用具杯珓

由此可见,在投身义军前,朱元璋就已经是一个占卜高手,而且笃信此道。因此,我们绝不可以把朱元璋挑选淮西24将的故事单纯地理解为看人眼光够独特,或者是只是简单的刮彩票运气好。不过,到底占卜能力能在朱元璋选将的当口发挥了多大作用,那就见仁见智了。

回归足坛,在法国也有一位战术专家多梅内克深信占卜术,而且后来他还成为了法国国家队的主帅。战术专家再加上精通占卜术,还有明太祖那种辉煌的历史先例在前面闪耀着,把这种神奇能力运用到替国家队选人方面,拿到个把冠军岂不是手到擒来?

先不论历史结果,反正估计多梅内克本人一开始是这么想的,而且他也是那么做的。

(二)

多梅内克本人是1952年1月24日出生,属于水瓶座。他信奉的星象占卜术第一条就是“天蝎克水瓶”。他的那句名言至今仍振聋发聩——“当我考虑一名队员的时候,我不仅评估他的球技和个性,更留意他的星座,天蝎座一定跟我不咬弦。”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法乙执教里昂的时候,多梅内克就开始了对于天蝎座球员的扫荡工作。他认为太多的蝎子将导致自相残杀,于是将队中6到7只“蝎子”清理到了两只。多梅内克本人也坦言,这是体育之外的选择。在执教里昂的首个赛季,多梅内克带领球队成功升级,并拿到了乙级联赛的冠军。不过,在法甲赛场,他那支背后有星相学神秘力量的队伍成绩并不理想。

和多梅内克积怨颇深的一只著名“天蝎”是球星皮雷。2004年,世界杯预选赛对阵塞浦路斯时,中场休息就被替换下场的皮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自此之后,他就被多梅内克打入“冷宫”。当时皮雷只有31岁,状态并没有问题,79次为国征战的他是夺得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冠军的功勋一员。因为言语冲突就彻底冷藏“功勋”,实在是有悖常理,也许只能用星相不合的理论来解释了。

翻开2006年、2010世界杯法国队的23人大名单,我们也能从一个侧面证实多梅内克对于天蝎座的“仇恨”。2006年,多梅内克招入了亨利、西塞、萨哈、加拉斯、西尔维斯特等五名狮子座球员,巨蟹座、天秤座、双鱼座的球员也各有三名,金牛、摩羯座各有两名,其他星座各有一名,唯独少了天蝎座。2010年,多梅内克的名单里包含了所有星座的球员,不过唯一的一个天蝎座球员雷维耶连替补登场的机会都没有捞到,法国队就已经黯然小组赛出局。

在重大赛事都敢于坚持这样的选材标准,再加上多次的“星座知识普及讲座”,连法国本土媒体都形容多梅内克带着一顶“巫师帽”。那么,多梅内克所痴迷的占卜术到底是个什么玩意?除了多梅内克外,占卜术在足坛还搞出了哪些风波?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三)

“占”字的甲骨文字形与现代字形最大的区别就是外面有个矩形框,它自古代表的就是人类用蓍草等工具测算福祸吉凶、人事天灾的整个过程。“卜”字类似,有人认为它最初指代的是巫师所使用的神杖。总之,这个词组从诞生伊始就与古代巫师祭祀、占卜的宗教仪式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天水傅家门遗址考古发掘出的“最早”卜骨距今约5600-6000年左右,这证明最少最少也是5000多年前,人类就已经开始迷恋占卜了。

现代一般认为,由于古人所掌握的科学文化知识不足,对外界环境所认知的范围也有限,他们不得不从身边一些微小的现象来逆推出来更大的走势。比如哪天展开大规模的围猎行动才不会遇上坏天气,哪天去出征攻击敌人才能取得伤亡最小的胜利,哪天出殡哪天娶妻才算“吉”等等,这些问题在决策时十分棘手,你又不得不去决策,那么,先占卜一把让“神”或天意来决定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我这么说绝不是要否定占卜的科学性。要知道,古人的一些占卜测算方法并不是毫无依据的,它本身也是非常有智慧的前人,根据历代流传下来的经验对一些人世现象的总结,具有特定时代背景下指导人类生产生活的实际意义在里面。惟其如此,长期被用作“卜筮”的《易经》才被中国古人称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在201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甚至将“《易经》与预测学”纳入了全日制博士生的招生计划,这在某种程度上等于说是易学再次从卦摊崛起,重新成为了庙堂之学。因此,即使是经历了几千年,占卜术本身科学性的一面还有待人们去进一步发掘。

(四)

按照不同的划分方式,占卜术的种类可以说是浩如烟海,但大体不出“以象论数,以数夺理,以理解占”的范畴。

如按照占卜工具、现象的形象不同,占卜可以分为蓍草占、杯珓占、石子占、签占、字占、符文占、数占、骰子占、龟甲占、鸟占、鸡占、声占、纸牌占、相占、风水占、梦占、星占等等。说到梦占,或许我们最熟悉的东西就是《周公解梦》了,老一辈人但凡得了个什么梦境,就喜欢翻开那本古书的白话版,查查吉凶、问问祸福。如果一查是吉还好,如果是凶兆则难免忐忑一段时间。相占,就是相术,根据一个人的面相来推断他后来的功业成就、寿命福报等等。三国时著名的相师许邵就曾给年轻的曹孟德看过相,并作出了“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的评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千多年过后,这句评语可能比许邵本人还要出名。

多梅内克所信奉的“水瓶座”星相学,其实就是星占的一个理论和实践操作体系。中国古代专门设有研究天象的官署,司天台、司天监、钦天监等署衙名称历代各有不同,除了发挥修订历法的基本职能之外,以天象论人事,指导人事的占卜工作也必不可少。别的不说,德国传教士汤若望就曾当过清朝钦天监的监正,职位相当于我国国家天文台台长兼星占处处长。

如果按照占卜解读对象不同,占卜术则又可以分为人占、事占、大运占等等。人占,顾名思义,这里指无论用何种占卜工具,你最终解读的是人的流年时运、安危祸福等等。事占,指这种占卜解读的侧重点具体到了某个事儿。大运占,则超越了某件事、个人命运的狭隘范畴,开始推算组织、国运甚至地球的兴衰。16世纪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就曾预言1999年是世界的末日,雅玛人的2012世界末日说还被拍成了电影。相对于这些世界性的大运占卜,唐代相士李淳风、袁天罡对于大唐乃至中华国运的占卜更靠点儿谱。

《易经.系辞》云:“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作为古人预测未来命运、吉凶祸福的理论和实践操作体系,占卜的重要性在那些特定的时代曾经非常凸显,也确确实实有不少占卜者通过自己的操作影响或者预测了历史,我们前面提到明太祖朱元璋的故事就是一例。

(五)

回归到足坛,除了多梅内克之外,其实还有不少和占卜术或占卜学相关的人和事。

大家都还记得2010年世界杯时的“预言帝”章鱼保罗吧?采药君曾把它比为“能传达天谕的八臂水神”。2008年,牠对德国队在欧洲杯上的六场比赛全部做了预测,仅仅预测错了其中的两场比赛。2010年南非世界杯,章鱼保罗更是预测对了德国队所有8场比赛的结果,由于最后一场比赛保罗“艰难”地选择了西班牙,甚至搞得一些极端球迷想吃掉它……无论如何,一个人如果预言对8场比赛的所有胜负,概率也只有256分之一,更何况是一条章鱼!保罗因此也成为了足球界运用动物来占卜比赛结果的绝对神话。后来,人们还尝试用巴西海龟、泰国刺猬、日本水獭、迪拜骆驼等等动物进行占卜,但显然没有一个牠能够接近保罗。

除了预测比分的,还有那些坚持“小逻辑”的,一些球员执着穿13号球衣就是一个例子。传说,耶稣当年是被第13个门徒犹大出卖的,所以13会被西方人视为不吉利的数字,可是德国的许多球星就是不信这个邪。从托马斯-穆勒倒推,巴拉克、杰里梅斯、沃热尔、盖德-穆勒、马克斯-莫洛克等众多球星都穿过这个号码。后来者如巴拉克选择13号球衣有崇拜盖德-穆勒等前辈的成份在里面,而前辈马克斯-莫洛克曾在“伯尔尼奇迹”中攻入了扳平一球,为德国夺得首个世界杯立下了赫赫战功,盖德-穆勒则穿着13号战袍在1974年世界杯决赛攻入了制胜球。到了2014年,13号托马斯-穆勒同样奉献了5球3助攻的好成绩。我们无从知道13号球衣在德国队到底有什么魔力,但是仅从现象上来推断——如果哪位中前场球员想为德国国家队立下汗马功劳,穿13号球衣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其实,德国这种顶级球星钟爱“13号球衣”的“小逻辑”,也能够反映出占卜心理活动过程的精髓。首先,从现象上来看,13号球衣似乎能够带给球星世界杯关键时刻的BUFF加成,这属于“解相起占”;其次,作为后来者,球员可能会把分配给他的球衣当做一种荣耀或者动力,甚至认为自己也会像前辈一样“幸运”,这属于“占辞入心”;如果后来球队成绩一直不错,他也就会更加坚定这种信念,并可能像巴拉克一样上升为一种小信仰,这就属于“按占行命”了。

球场上其他的一些“小逻辑”,如劳尔、弗兰先迈右脚入场,特里的小便池,加图索2006年世界杯一直穿同一件球衣等等,同样可以用上述的占卜心理学来解释。一句话,如果你同时吃透了心理学和占卜学,就会发现人们的“占卜行为”在球场内外几乎无处不在。只不过,大多数人会像多梅内克那样死守着一个信条不变,算是一直按照前人占卜的规律行事罢了。有人说占卜是蒙昧走向文明的标志,采药君却觉得日常大大小小的决策依据、信念都算是人类在某个阶段“占卜”过的东西,它一直都在。

(图)阿兰戈

这里还想提一件和足坛沾点儿边的占卜趣事。秘鲁首都利马有一位占卜大师叫阿兰戈,她最出名的占卜对象竟然是人类的臀部。根据她的理论,人类的臀部形状可分为倒心形、扁方型、V型以及圆形,每种类型的臀部都对应着不同的性格。随着技艺的日渐精深,她能够从臀部阅读出来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反正不知道皮克信不信,阿兰戈自己是这么说的:“我曾预测夏奇拉将和一名足球运动员生小孩,这仅仅通过看她屁股的照片就可以推测出来了。”

(六)

从上面这位不太靠谱的“屁相学”占卜大师我们可以看出,如果只是把所谓的“野鸡占卜学”应用到足球领域,一定会闹出不少的笑话。

(图)2013年比较火的一位日本美女占卜师,据说成功预测了山崎纳贝斯克杯浦和红钻和柏太阳神的比赛结果

随着足球博彩业的日益发达,日本美女占卜师、非洲巫师等等所谓的占卜圈人士纷纷跳到足球圈里,试图预测、影响比赛。据说,南非世界杯揭幕战之前,一位南非的国家级巫师曾在足球城球场宰杀了一头公牛,并将牛血洒在了球门之处,以确保南非队的城门不失。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南非最终1-1战平了墨西哥,巫师的“占卜术”似乎失效了。

中国足球圈也曾闹出过类似的笑话。据说当年国奥队选择毛家湾作为雅典奥运会预选赛的备战基地,就是因为有一个大仙算出来那里的风水好。而且,当年沈祥福就是在那里出发,杀入了世青赛的16强。但是信这个的结果呢?国奥队在客场输韩国,主场1-1平马来西亚后,早早地就失去了出线的主动权。后来在客场输给伊朗后,更是彻底出局。

无论如何,在足球圈内圈外,拿只是半吊子的占卜术去进行趋吉避凶、预测未来的行为,都不能算是一件多么靠谱的事情。这还是能从当年朱元璋的一件趣事得到印证。

据说,当年朱元璋和张士诚、陈友谅等人争霸全国、胜负未定的时候,曾请算命先生刘日新来占卜。刘日新当时就断定朱元璋日后必定成为开国帝王。朱元璋闻言后很高兴,但是作为“未来帝王”的条件,他不许刘日新以后再为他人算命。可惜,后来刘日新迫于威势给蓝玉算了命,而蓝玉又不小心犯了事儿,供出了刘日新的“违诺占卜”行为。

在被押赴刑场之前,朱元璋问刘日新:“大师可知自己寿命几何?”

大师回答曰:“我命绝于今日。”

于是,朱元璋就下令把他砍了。

(图)胡军版朱元璋

这个故事最讽刺的地方在于——作为一位占算人前程、预测吉凶的占卜大师,刘日新虽然能提前算到自己的吉凶,却无法避开悲惨的结局,只是在临死前给别人落了个话柄。

多梅内克同样是如此,作为堂堂一国的主帅,居然只是刻板地将所谓“星占术”的几个教条拿来当尚方宝剑。2006年世界杯时就有法国媒体透露,球队小组赛两连平后之所以能表现反弹勇夺亚军,是因为球员们架空了多梅内克,完全按照齐达内的战术布置来进行比赛。2010年世界杯,失去齐达内的多梅内克更是不能服众,球队内讧罢训震惊世界,一平两负净失三球耻辱出局。

试想,如果多梅内克的星占术能学得再通透点,算到自己在决赛圈最终被“砍头”的那一幕,他是不是能及早收手,把帅位提前让给贤能?历史或许没有假设,但是他的故事也算是为后来的足坛巫师、神婆们提了个醒——别以为占卜很容易,更别想拿着半吊子的占卜术预测比分、布置战术或者赌球!

“知天易,逆天难”?那是诸葛孔明才有资格说的话。对于多梅内克和我等凡人来说,“知天”也是很难的……不信?可以去问问贝利……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_a8体育_体育赛事_明升体育 » 朱元璋在左,多梅内克在右,戏说足球与占卜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